這裏寫上圖片的說明文字(前台顯示)

1920_300px;

風口來了,職業教育從業者對政策體感如何

來源:藍鯨財經    作者:    時間:2019-4-16

2019年以來,國家政策頻頻在職業教育領域發聲。2月份,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強調要把職業教育擺在教育改革創新和經濟發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同時,《方案》中提及,要鼓勵有條件的企業特別是大企業舉辦高質量職業教育,2020年初步建成300個示範性職業教育集團。

2019年兩會期間,政府工作報告中再一次重點關注職業教育領域。報告指出,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改革完善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辦法,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報考,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人。中央財政大幅增加對高職院校的投入,地方財政也要加強支持。支持企業和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兩份重量級文件都在關注職業教育,且同時提及支持企業和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正如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教育廳廳長朱世宏所言“現代職業教育迎來了大改革大發展的春天”。

麵對政策的頻頻利好,作為職業教育從業者,對政策下達所帶來的行業利好體感如何?麵對職業教育的未來發展,企業將會如何做?

產業轉型升級下,職業教育是快速培養人才的最優解

自從2012年,中國人力市場出現人口紅利淡化的苗頭,國家即開始逐步出台政策,引導人力市場從人口紅利型向人才紅利型。至此,職業教育開始受到更多關注。2014年起,國務院、教育部、人社部等相關部門連續出台了一係列措施,意在利用校企結合、互聯網+、終身教育等多理念多方式相結合的方法推動職業教育發展。


《騰訊在線職業教育白皮書》指出,“中國人才供給側一直存在分布結構錯位的矛盾:即低學曆人員缺乏技能,而高學曆人員則無法滿足企業實際應用的具體需求”。

從事農業領域職業教育的天天學農創始人趙廣表示,單以農業領域而言,中國的農民平均受教育水平是6.7年,而對比美、日,其農民受教育水平是13-14年。巨大的基礎教育水平差異,使得我國農民在麵對新興的生物技術、植保無人機等產業時,已難以適應產業發展的需求。


而從業人員與實際應用匹配之間的矛盾會進一步對產業升級進程造成遲滯。

趙廣認為,通過提升農民的平均受教育水平,雖然可以培養人才,但是基礎教育的人才培養周期太過漫長,產業升級不能因為人才供給不足而推遲發展。所以最快速有效的方法就是通過職業教育的方式,在細分領域快速培養出能夠適應產業發展的細分人才,以滿足產業轉型升級的需要。

所以,職業教育的發展與國家產業升級、轉型等全局戰略休戚相關,政策關注職業教育,也是理所應當。

對於企業而言,對政策體感如何

職業教育的最終導向就是為了就業,對於國家倡導開展校企聯合辦學模式,從事農業植保無人機培訓的極飛教育感受頗深。

極飛教育總經理張鵬表示,極飛教育一直在推行校企合作的辦學方式,而此番政策的推出,更加堅定了極飛教育的信心。在政策利好方麵,其認為主要表現在兩點,一是掃清了校企合作的政策障礙,企業方和學校溝通將會更加順暢。另外,政策的推出從生源上對中職院校有所保障,中職院校的利好,對企業也會起到連帶作用。

其表示,隨著產業的升級,以往企業推出的內部短期培訓班已難以滿足企業人才需求。而且從人才培養場景上來看,企業也並不是最好的人才培養場景。人才的培養需要完善的、係統的培養機製,且培養周期相對較長,這樣的人才對產業的發展以及其自身的職業規劃都是有好處的。

對於校企合作的辦學方式,張鵬認為,相比於院校,企業方更清楚自身需求何種人才,以企業方的要求進行定向培養,才能使人才最契合行業需求。對院校而言,在培養新興專業時也會麵臨師資不足、設備短缺、市場把握不準等情況,基於此,校企合作的模式才得以出現。

對於政策利好,趙廣認為,政策上的支持,首先會給職業教育企業一個更加寬鬆的環境。另一方麵,政策環境會驅動輿論氛圍,有利於職業教育企業推廣、傳播。同時,社會的關注熱度也能促進資本層麵對職業教育的關注,促進職業教育機構發展。

對於職業教育發展前景,張鵬認為職業教育是很大的板塊,還有很多細分方麵可以被挖掘,而對於缺乏相關人才和設備的學校而言,想要開展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仍是最好的方式,所以這一模式將會持續下去。

趙廣表示,職業教育的未來將會越來越細分,且在人群總量達到千萬級別的細分賽道裏,很有可能會冒出新的獨角獸。同時,對於職業教育來講,平台可以伴隨用戶的全職業生命周期,所以用戶與機構之間的粘性將會更強,這也就是國家所倡導的終身教育。同時,在足夠長的時間周期裏,可以產生更多的商業化想象空間。

上篇:

下篇:

Copyrights © 201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秋霞影院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隴ICP備10001270號 設計製作 宏點網絡
友情鏈接
100_100px;